申请公告北京湖南山东江西

中国本土文化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中国本土文化 文化 中国文学 查看内容

我想起了开国第一案

2014-7-9 16:17| 发布者: 本土文化| 查看: 1401| 评论: 1|原作者: 姚克勤

  毛泽东同志在共和国诞生前夕曾语重心长地说过一段话:“敌人的武力是不可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

  斗换星移,时过境迁。当今的权贵们,早已经不习惯或不屑于这样开头的文章了。可能再过些时日,那些吃鲍鱼吃得思念小米粥的厅官,那些泡温泉泡得几近虚脱的县官,那些将N多女人征服在身下的骁勇的书记们,那近百名高价“保外”、“假释”的省、部级巨贪和相当数量的“表哥”、“房嫂”们,当他(她)们手捧大捆大捆的百元大钞时,这些混蛋还知道钞票上的头像是谁吗?

  我为什么忽然要写这篇“文革”式开头的小文?就是在翻阅旧书时看到了毛泽东同志的上面那段话,不由想起了当时震惊全国的开国第一案,不由想起了功高位显因贪伏法的刘青山、张子善。刘、张“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我们知道,“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是毛泽东同志为牺牲在敌人铡刀下年仅十五岁的女共产党刘胡兰的题词。可我们不知道,早在刘胡兰牺牲十多年前,同样有个十五岁的共产党刘青山,在起义失败被俘后面对敌人的铡刀,大义凛然的高喊“十五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们知道,人们景仰的先烈江竹筠曾遭受敌人惨无人道的竹签钉手指的酷行。可我们不知道,早在江竹筠之前就有一个年轻的共产党张子善两度被捕,在敌人的刑讯室饱受了十指插满竹签之疼。至解放后处决时十指依然乌黑……

  刘、张二人在拿枪的敌人面前坚贞不屈,视死如归,他们无愧于英雄的称号。但革命胜利后却倒在了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下。资料显示,时任(1951年)天津地委书记的刘青山,天津专区专员的张子善“竟凭籍职权,不顾国法党纪,不管人们疾苦,盗窃(?)机场建筑款、救灾粮、治河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及剥削克扣民工工资……共达一百五十五亿肆仟玖佰伍拾肆万元(旧币,相当于现在一百伍拾伍万余元)”。恃大功挑衅法令,倚公权轻侮党纪,居高位欺压百姓。利令智昏。他们低估了新生共和国的力量,更轻看了共产党反腐的决心,终以贪腐而身败名裂,成就了可耻的开国第一案,也因此警醒了整整一代人。

  刘、张为什么从人民功臣、高级干部“却在全国胜利后两年多的和平环境中,经不起资产阶级自私自利思想作风的侵蚀和引诱,堕落蜕化了。他们完完全全变成党、国家和人民的无可饶恕的叛徒了。”(《中共河北省委关于开除刘青山、张子善党籍的决议。》)他们是怎样“堕落蜕化”的呢?胜利了!恃功挟赏的刘青山进城了!要在天津养病了。当被领到接收过来的曾是资本家的高档洋楼时,他还很有些忸怩,但手下一番话使他坦然了。“这是接收过来的资产,还能让资本家住吗?普通市民敢住吗?打天下的功臣不住,让谁住?”于是欣然入住。随之跟进的高档家具,奢华用品,时尚服饰,山珍海味,更有非法聚敛的大量金钱。穷奢极欲中还把鸦片当作了消费品。张子善在物欲得到充分满足后,又生发了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他公然宣称:“天津地委只有一个头,一个领袖。”纵容下属在“七·一”纪念大会上无耻的高喊“向我们英明的领袖张专员致敬!”“在英明领袖张专员领导下前进”的口号。够狂吧!这两个炙手可热的新贵从犯案、发案、结案到伏法为时尚不足二年,其兴之浡,其亡之忽是现实人们难以想象的。为什么建国初期没有宠大的却形同虚设的纪律监察部门和科学的侦查手段,更没有“小偷协作”、“二奶反目”、“艳照露底”、“网络曝光”等意外契机,刘、张贪案能如此快速地侦破结果?是共和国领袖们坚定的反腐治贪的决心和全国人民对新生政权的高度信赖所形成的无坚不摧的合力;是切实可行的纪律约束和无隙可乘的制度保证以及紧紧跟随的监督机制;是只知忠于党的事业和人民利益的办案人员是实实在在地实干,而不是上上下下的空喊。

  流逝的时光恰如东去的江水,荡涤了沉积的污泥,也稀薄了汇聚的正气,游离了颤动的信仰。在无端兴起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口号声中,那个忠贞为民,埋头拨乱反正的急先锋,那个耿介正直,只顾反腐倡廉的总书记,忧忧倒下了。接着隆隆开进的“反动乱”坦克无情的碾压了防守无力、躲闪无门的“反官倒”。于是共和国费尽心力构筑的防腐大堤被“反动乱”保护下来以及孽生的大小蛆虫撕咬得遍堤缝隙,稍有风雨,便处处“管涌”。大小贪官如同斩不尽的恶竹、烧不绝的毒草。君不见,现今几乎天天有贪官落马?处处有贪官被刑?是打击力度大?否!是适合贪官滋生的环境,是松软可塑的政策,是贱如手纸的犯罪成本,是“可以有”却“真没有”的防范措施。

  国人都知道,政策规定有副厅级的县官,副处级的科长,工作满N年的有括号奉送的调高的X级,还有专为权势者维利护益名目繁多的特权和各种政策规定的多种优厚福利待遇。有唱歌的将军,有带长的教授。可是在工矿勤勤恳恳劳作N年侥幸未下岗的老工人该括个什么级别?在田间地头日晒雨淋苦苦耕耘而侥幸未死的老农该定个什么待遇?

  更有离谱得不能形成文字制度的制度:官员出行的警车开道,边界的迎来送往,犯事官员的异地升迁,还有政策规定的徒耗国币的各种名目的考察、调研。还有更令人不齿的《关于违反作风建设有关规定的处理细则》:“领导干部擅自驾驶公车或将公车停放在娱乐休闲场所门口50米以内的,一律通报批评,通报两次以上者当年不能评先评优……”

  当政策、制度只向权贵献媚,当法令法规只向上司邀宠,当制度在卖力地助推腐败,还侈谈什么“和谐社会”?还指望朗朗乾坤下有清平世界?走笔至此,我痴痴地进入了幻觉:沉思了近四十年毛泽东从水晶棺中走出来了,啊!那会出现怎样的情况……

                          作者:姚克勤

  (编辑注:作者系六十多岁高龄,要求我们帮他发表的此作品)

作者简介:

  姚克勤 男 1949年12月生,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人,下过乡进过厂,后调县审计局工作至退休。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在益阳《资水》登载过“失去了的”与“爱”等中篇小说。也在原安化县文联办的《山花》上登载过“吃尸”等杂文。因生计与事业曾一度放弃写作。现重新拾起数年之旧好,常关注时事政局,偶发几句个人感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QQ热线

中国本土文化 ( 湘ICP备13001075号-1  

GMT+8, 2018-6-18 13:52 , Processed in 0.286101 second(s), 26 queries .

软件开发 奔兔文化 X3.1

© 2014-03-23 本土文化

返回顶部